藏.

×热爱可抵岁月漫长×
呦!请多关照!
×菜鸡手写(偶尔写文)
×all宰、all叶以及原耽

如若相恋遥遥无期,那我祝你前程似锦。

刹那落于笔尖。

我说文字是爱人,不过是臆想的产物。他并不爱我,筑起高墙铁壁不容我窥探半分。他对缪斯的宠儿说,“看,就他也配驾驭我驱使我?”他始终轻蔑我,践踏我的同时又对他人摇尾乞怜。

我是文字的囚徒,始终被他踩在脚底下,别人嚼烂了他才肯施舍给我,还妄想我感激涕零。不过拾人牙慧而已。

我野心勃勃,我想囚禁塞壬的歌声,想独占缪斯的美,还想在星星上镌刻诗篇。

寂寞如海水般兀自包裹着我,我独居于此,终日捧着黯淡的瓦砾。那是我的诗,成不了珠玉,只沦为瓦砾。就像我委于泥中,升不了青云。

我曾携半缕星光、半张诗篇、半颗真心以及一枝玫瑰,在坑坑洼洼的月亮上亲吻他。半浮在空中,我们仅存的依靠就只有彼此。

从贫瘠的灵魂里抠出琐碎诗意,犹如在沙漠里种植玫瑰。意识在灵魂里不停地搅弄,那一点诗意也如惊弓之鸟般再不敢现身。

皮囊之下尽是肮脏的肉块,难怪灵魂要弃之而去。他使人懒惰、傲慢、贪婪,他使人肉体萎缩精神萎靡,而后大摇大摆走出皮囊。

我不要你的爱,如果想给就碾碎了分我一点。够我写几句诗,栽枝玫瑰就好。

染卡它不香吗

小a不太聪明的亚子。

是银临女神和河图大大的《是风动》!